墨白

[短文]写(画)自己喜欢的凹凸人物/cp【渣】
就...关注一下嘛
[我保证我除了缺点全是优点!]

我想..先肝了一半再说
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蕾!蕾!蕾!

凹凸众人的生日

就先写这几个emmmm
大多是cp向的嗯
欢迎来阅读啊
只要不嫌弃的话
!!!!!!!!!!

1.雷安

“谢谢大家。”

面对众人的礼物与一句句生日快乐,安迷修礼貌性的回复了感谢,然而目光却有目的在人群中搜索着

最终定格在了雷狮身上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雷狮在今天还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

内心没由来的一阵失落

紫眸的少年似乎注意到了这一道炙热的视线,目光从眼前的啤酒移开,成功的和某人对视上了

“真是可爱呐”看着对方毫不犹豫的看向别处,明明已经脸红却假装刚刚偷窥自己的不是他的安迷修,雷狮不禁产生了几分想要草哭[划掉]调戏[划掉],不可描述想法

然后越过人群来到安迷修身边

“骑士道?”

没有回应

“安迷修?”

依旧沉默

“安没马?”

“滚蛋!”

看着眼前炸毛的安迷修,雷狮忍不住爆笑的冲动

等他缓过来再看向安迷修时,却意外的发现对方突然暗下去的眼角带着一丝.......委屈???

“好啦,安迷修。”捏了捏对方的脸,软软的...

“别生气啦”“谁生气了”

雷狮无奈地看着发小脾气的安迷修,回忆着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

好像是因为,他没有马???

嘴角暗暗勾起,雷狮突然凑到安迷修耳边,吐出的热气让他浑身一颤。

“要不今晚让你骑我?”

酒气带着雷狮淡淡的体香混入安迷修的鼻腔

安迷修感觉整个身体里都充满了他特殊的味道

“然后,生日快乐”
“原谅你了”安迷修缴械投降

“便宜你了”雷狮坐到安迷修旁边,叫了一瓶啤酒

x x x

“啊啊,嗯,嗯哼,恶党..你..tm说话不算数”被压在身下的安迷修哽咽的说出一段话,暗处的眼角闪着泪光。

雷狮仿若未闻,继续着身下的动作,咬上安迷修的耳尖

“你觉得,恶党的话能信吗,嗯?”

2.瑞金

众所周知,大赛第二的发小金的生日快要到了

作为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天使,已经有好多人在准备礼物了

这几天,金一直偷偷关注着格瑞,希望能发现点什么

然而并没有任何收获

怎么会呢,自己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怎么可能忘记自己的生日,金咬着小手帕蹲在墙

角思考着

直到生日那天

“格瑞我出门啦”金用一种特别特别的声音对格瑞说到

“嗯,路上小心,顺便帮我带瓶牛奶。”格瑞随意的回答道

“真...真的忘记了吗QWQ?”金郁闷的出门溜达,到了某凹凸超市

但是牛奶还是要买的

“唔,就买旺仔的吧。”

挑了瓶牛奶,金就到柜台去结账了

“咦?凯莉?”意外地在柜台碰到了凯莉呢

“真巧啊金,生日快乐啊,正好,这是礼物。”凯莉一边咬着波板糖,一边含糊地说出这句话

“谢谢!”虽然收到礼物很开心,但是一想到格瑞今天早上的语气还是让金失落了几分

看着面前拉拢着耳朵的金,凯莉敏锐地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怎么了?你看上去不是很开心呢”

“啊...就是格瑞好像忘了我的生日”

“哈?”吓到凯莉的波板糖都掉了“你可是他的幼驯染,这种事情打死裁判球我都不信”
裁判球:???

“嗯.....”纠结着思绪

“你给我讲讲,格瑞都说了什么”

“他说让我,路上小心,顺便帮带瓶牛...带瓶牛奶..”
“呀,我记得牛奶冰箱里还有啊,所以说...”

“这里面充满了阴谋啊”凯莉眯眯眼

“谢谢你凯莉,我要赶快回家了!”金再次

感谢了凯莉,然后狂奔了回去

“啧啧”

————

“格瑞!我回来了!”金兴奋地推开门

“.......金”正在挂一个印有生日快乐的挂带格瑞动作一顿

“哇,难道说你其实没有忘记我的生日,之前都是假装的,还故意让我买牛奶然后偷偷装饰房间?但是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回来了然后揭穿了你,看不粗来戏精啊格瑞[划掉],虽然破坏了你的惊喜但是我超级喜欢你的啊”吐出一大段话的金扑向了格瑞

“..金,控制住你自己...”虽然被揭穿了,但格瑞还是带着宠溺的微笑接住了金

——吃蛋糕——[屎一样的分割线]

“格瑞格瑞,这个蛋糕一点都不腻,超级好吃的!”金向格瑞吵嚷到

眼前的金眼睛里似乎闪烁着光,嘴角还带着点蛋糕渣

格瑞抬起手抹去了金嘴角的白色,眼底里满是温柔

“格瑞,不是说你的温柔很贵吗”金红着脸说到

“是啊,所以用你的一辈子来偿还吧”

3.雷卡[这对不是cp向emm]

“所以说,今天是大哥的生日”

卡米尔对海盗船的两只科普到

“嗯,所以生日礼物这种东西就交给最了解老大的你啦”帕洛斯微笑着抚摸着佩利的脑袋看着卡米尔说到

佩利坐在地上,一边舒服地享受着抚摸一边表示自己跟帕洛斯想的一样

卡米尔看着眼前的两人,默默拉上了围巾

最了解大哥的我吗?听上去还不错呢,卡米尔偷偷微笑着

不过,大哥最喜欢的应该就是啤酒和烤串这种东西了吧
然而啤酒伤身体,送烤串又好奇怪

卡米尔坐在屋檐边晃着脚苦思冥想着

两道嬉笑的声音传入了耳朵,是雷狮和安迷修路过了

卡米尔看到雷狮不觉露出微笑,然后心下一沉

最近大哥经常和安迷修在一起呢

“恶党啊,看到这个蛋糕了吗”安迷修不知从哪搞来一块蛋糕

“你知道吗,蛋糕可是有助于美白的,看你最近有点忙,皮肤不太好,所以我想...”

雷狮带着期待的微笑逐渐消失
然后一块蛋糕取代而至

“安迷修我打你二大爷的[误]”然后带着与声音明显不符的脸去追逃跑的安迷修了

卡米尔默默拉上了围巾
大哥和安迷修吗...

雷狮从安迷修那回来后,发现海盗团里的气氛有点异常

不,应该说帕洛斯和佩利都很正常的异常着,就是卡米尔

没有听到想象中的生日快乐,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他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了”帕洛斯逗着佩利漫不经心地说到

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是生病了吗?
雷狮担忧地咱在卡米尔的房间门口,不停地敲门

“大哥,我突然想起好久以前,没有海盗团没有安迷修,只有我们的时候”
一道微弱的声音响起
“那天我生日,没有任何人给我礼物或者关爱”
“只有你,带我到后花园玩了一整天”
“后来,生日成了我最期待的时候,不是因为那天是卡米尔出生的日子,只是因为还有一个雷狮一直陪着我”
“后来,大哥要离开,我毫不犹豫的选择跟着你,本以为那样就能和大哥一直在一起”
“但是我们遇到了帕洛斯和佩利”
“后来你碰到了安迷修”
“我...我不知道我怎么了,但是,我感觉好难受”

一句句话从门后传了出来,雷狮耐心地靠在门口
“说完了吗?”
“那换我了吧”
“第一,我不会离开你”
“第二,我喜欢安迷修,但我最宠的人一直是你”
“第三,我永远是你的家人”
雷狮朝着门大喊
语毕,场面沉默下来,许久
卡米尔打开了房间,眼角虽然微微红了,但是,应该是想通了
“大哥,生日快乐”
“嗯”
“然后,我已经想到一份你绝对会喜欢的礼物了,不过明天给你”
“哦?”雷狮看着眼前恢复正常的卡米尔,老实说,从小到大其实没有一份礼物是自己真正满意的,表示很期待
第二天,雷狮在床上发现了一只被迷晕的安迷修
......
“卡米尔,果然还是你最了解我”

4.嘉瑞
一抹金黄的身影坐在悬崖边

嘉德罗斯观赏着风景,但是心里凉凉的

没人懂得大赛第一的寂寞,他们可能只知道一个未成年的小孩是这场比赛的第一,他是个神一般的存在,是个骄傲的自大狂

然而自己的确有这个资本

但是今天嘉德罗斯却支开了那两个跟班,虽然除了他们可能就没有人敢或者没有人乐意对他说生日快乐了吧,在这场大赛里

“原来你再这里啊”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怎么,格瑞,你终于愿意跟我好好打一场了吗”那么这个生日倒还不算白过
扛起大罗神通棍,嘉德罗斯蠢蠢欲动

格瑞拍了拍身上因为爬山粘上的泥土
“今天停战”

“切,那你来干嘛”嘉德罗斯又失落地坐了回去

“看你太凄凉了,所以生日快乐喽”格瑞话还没落地,转眼就接到了一记来自嘉德罗斯的棍子

“什么嘛,渣渣”不耐烦的语气里却充满了兴奋

“明明那么高兴啊”格瑞挑破他的伪装
“渣渣!打一架啊”

“好啦好啦,停战停战”
“切,无聊”

“知道吗,找你的路上我听到有人谈论你”
“嗯?”

“一群女生,她们说从一个红毛那里打听到今天是你的生日,还说明明是大赛第一却是个包子脸超级可爱”说完看向嘉德罗斯的反应
“我可爱??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可爱了?”

嘉德罗斯站起来,仰头看向格瑞
然后
“嘶,脖子疼”

“是蛮可爱的”
“靠,想打架吗?来啊!”

“算了算了,不逗你了,其实有个东西我要给你”格瑞从口袋里一封信
“这是什么玩意”
“情书”

“....你脑袋被门夹了吗”
........
“这算哪门子生日礼物”
........
“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那我就收下了”
可疑的脸红啊

“其实这是别人拖我带给你的”
“单挑吧,我觉得这里不错,抛尸荒野是个蛮好的选择”

“信是假的,情是真的”格瑞说到
换来了嘉德罗斯的沉默

“谁教你的”
“我请教了凯莉”

“啧,渣渣”
“学的还不错

就...求关注?
那么,文笔渣,感谢你的阅读啦★
ps:如果有错别字请假装没有看到

人...人体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jpg
求...求关注???

亏本甩卖凹凸众cp糖 不甜不要钱 【要命】

情人节脑洞w

雷狮x安迷修

“恶党!今天我绝对会抓住你!”安迷修把雷狮堵在墙角。

“我的骑士大人啊,今天可是情人节,你就不能放过我吗。”雷狮靠着墙悠闲地说着。

“怎么,难道有人会陪你过情人节吗?”

“当然有啊。”

“...谁?”安迷修犹豫了一下

“呵,当然是你啊。”

“我呸,谁乐意陪你!”

“哦?那又是谁放着好好的情人节不过,非得借着抓人的名义黏着我,再说了,恶党又不止我一个,为什么每次抓的都是我?嗯?”雷狮挑衅地说着。

“狡,狡辩!”安迷修的脸稍微有点红。

“哦?”

雷狮突然靠近安迷修,挥开了他的冷热流,一把把没反应过来的安迷修反压在墙角。

“放开我啊!”

“不放,我就不放。”雷狮恶趣味的笑了一下,咬上了安迷修的锁骨。

“呜,停下,不要!”安迷修费力挣扎着,但是被雷狮压的死死的。

“再动一下,就亲你哦。”此言一出口,安迷修停止了挣扎。

“真乖,可是没人告诉你吗,恶党的话怎么能信呢。”不理会安迷修睁大的眼睛,吻了上去。

安迷修牙齿紧闭,雷狮往前压了一点,两人之间没有一丝缝隙。

“不肯张嘴吗?”雷狮重重的在安迷修嘴角咬了一口。

安迷修吃痛张开了嘴,雷狮趁机和他的舌头缠绵在了一起。

直到安迷修感到缺氧时才停了下来。

安迷修被蹂躏过的嘴角渗着血,双手被雷狮牢牢抓住按在墙上。

“嘿,骑士大人,以后别闹了,乖乖听我的话,我就不欺负你了,好吗。”

“嗯。。”安迷修微不可闻的回答到。

“那么,我们要继续吗?”

“。。。嗯。”

雷狮打横抱起脸红的安迷修,嘴角满足的勾起。

雷德x祖玛

“祖玛祖玛!你有没有看到我给你的巧克力啊,你有没有吃啊,可好吃了呢!”雷德不停地在祖玛旁边唠叨着。

“你烦不烦啊!”一大早被雷德烦到现在的祖玛忍不住说了一句话。

“哇,祖玛你终于说话了,你果然还是在意我的对不对。”某人明显没有领会到祖玛的意思。

“祖玛祖玛,你在找什么吗?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找到,要不你告诉我,我帮帮你?”

祖玛叹了口气“我在找嘉德罗斯,他今天一大早就没见人影。”

雷德有些吃醋“找那个自大的臭小子干嘛,还不如和我一起过情人节。。。”

祖玛眉头一皱“罗斯大人是你能随便说的吗,跟着我那么久,你不烦我都烦死了!滚开!”

“。。。好吧,祖玛,我一直一直都是把你放在第一位,你却让我滚,好啊!祖玛我告诉你,以后别想要我再回来了!”雷德就这么气愤地走了。

我是不是有点过分了,祖玛心想。

但还是继续在找嘉德罗斯。

不知不觉中走进一片峡谷,里面安静地可怕。

不对,有问题,祖玛意识到有危险在靠近。

突然,一个巨大的boss出现在眼前,从来没有见过,隐藏boss吗?

祖玛和怪物纠缠在了一起。

快了,就差最后一击了。

突然,怪物像是开了挂,无数红光集中起来射向祖玛。

完了,祖玛绝望地闭上双眼。

疼痛没有传来,祖玛疑惑地睁开眼睛,令她震惊的画面呈现在眼前。

雷德,少年修长的身体挡在她面前,让她没有被伤害到,但是却已经是极限了。

祖玛颤动地低下头,握紧了手中的剑,发疯似的砍向了怪物。

武力集中在雷德身上的boss很快就被祖玛解决了,但是雷德。

祖玛跪在他旁边。

“哈,我赶上了,我赶上了,你没有死,太好了……”雷德费力地吐出每一个字。

“傻瓜,笨蛋,为什么。”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祖玛,不要哭,你这样不好看……不要再哭了,答应我,好吗?”

“好,我答应你。”哽咽的回答,但是没有回应。

“雷,雷德?”祖玛颤抖地询问。

“雷德,我以后再也不不理你了,我不会让你走,我陪你过情人节,你别走,好吗,像以前一样烦我吧,好吗,我不能没有你,回来,好吗?”祖玛不停地抽泣着,紧紧握着雷德的手。

突然,那只手反握住了她。

“好啊。”

祖玛惊喜地看向雷德。

在扶着雷德回家的路上,祖玛轻声问“你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呢?”雷德并没有回答,祖玛以为他太累了,没有听到,也就没在意。

“因为有你的地方就是天堂。”
“因为我一直喜欢着你啊。”

金x格瑞:

“啊~格瑞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巧克力啊,明明是个冰块脸,哪里招人喜欢了。”金不停地对收到了一大堆巧克力的格瑞发牢骚。

“......你 想吃吗?”

“才不会,我要等我自己的巧克力!而且是可以吃很久很久那种!”

格瑞悄悄看着金,

然后看着自己怀里一大堆巧克力

很久很久的那种 吗?

几小时过后...

“格瑞格瑞!你知道么,我收到了一块超级大的巧克力,就和你所有的巧克力

加起来一样,不对,肯定还要多,哈哈哈,就是,,,形状丑了一点。”

形状丑吗?

“那你喜欢什么形状?”格瑞问道。

“嗯。。。就像我的元力那样的箭头吧!”

格瑞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喂,你该不会是把你的巧克力全都融化了混在一起然后放在我房间了吧。”金怀疑地凑近了格瑞。

格瑞稍微偏了一下头“不是。”

“哦?真的吗,真的不是因为害羞所以不敢说实话,喂喂喂,看着我啊,你该不会是脸红了吧!哦~所以说,你喜欢我对吧!是不是啊?”金不依不挠的问着格瑞。

“是又怎样啊,笨蛋!”格瑞红着脸吼道。

“噗,噗哈哈哈,哈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

“怎么不好笑,这是我过过的最幸福的一次情人节啊。”

没等格瑞反应,金就吻上了他。

“因为我也喜欢你啊。”

鬼狐x莱娜(这里擅自成了鬼狐喜欢莱娜)

“莱娜啊,今天是情人节,你不用工作,不用一直跟在我身边的。”鬼狐天冲无奈地看着莱娜。

“鬼狐大人,我不需要休息,我只要跟在你身边。”

鬼狐突然有点想要恶作剧的心思。

“可是,你不走,我怎么过情人节呢。”

“是吗,也对鬼狐大人的追求者一定很多。那,莱娜就不打扰鬼狐大人了。”说完,莱娜快速退了出去。

“呃,这么不在意的吗?难道我会错意了?不应该啊?”本以为莱娜至少会吃点醋的。

耳朵有些拉拢,失落地垂下来。

“罢了罢了,来日方长。”说完鬼狐跟了上去,打算找个理由把莱娜叫回来。

在屋顶上?看着追踪器显示的地址,鬼狐有些疑惑。

看向屋顶,莱娜已经把鬼天盟的制服脱了,粉色的头发耀眼的扎在两边。

鬼狐悄悄地靠近她,突然听到一声轻轻的抽泣。

她在哭?可是为什么?哪个不长眼的欺负我家小莱娜了!

鬼狐发誓一定要让那人体验一次飞天的感觉。

“鬼狐大人,为什么你就不能和我在一起呢,不对,我根本没有资格和鬼狐大人在一起,就连一起过情人节都是奢望,鬼狐大人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呢,为什么她会这么幸福啊……”莱娜委屈地发着牢骚。

“傻姑娘,她就是你啊。”鬼狐听了,兴奋地跳起来抱住了莱娜。

“噫!!!”莱娜惊恐又害羞的看着鬼狐。

“鬼,,鬼狐大人,刚刚,刚才,那个。。”

“我都听到了。”莱娜手足无措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鬼狐的耳朵竖了起来,尾巴一摇一摆的。

“我。。”莱娜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莱娜,你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孩,因为我喜欢你哦。”鬼狐忍不住想逗一下这个害羞的女孩。

“鬼狐大人。。。你可以答应我一个要求吗?”

“嗯?可以。”

莱娜把手放在鬼狐头上,轻轻揉了几下。

好,好幸福,莱娜感觉自己要炸了,好软绵绵的。

鬼狐无奈的看向一脸幸福的莱娜。

“唉,你开心就好。”

“那么,我可不可以也索取一些回报呢?”

“耳朵都给你摸了,那么,你的嘴也给我亲一下吧。”

❤️

文笔渣,谢谢你的阅读(我真是太好了,都没写虐的ww希望没有错别字emmmm有的话大家就当没看到hh)

啊,委屈的嘉德罗斯缩在墙角,就没有一个人发现我不见了吗,一个个的都在虐狗,丢人,我还是退赛吧。

【看到这张图的脑洞,就写了下来,不喜勿喷~】
少年的身影与月色融合在一起
金色的眼瞳如此耀眼 充满了年少的张狂 仿佛可以包容天地万物
呵 我很厉害 吗 渣 渣
少年气势如虹却依旧带着些这个年纪的稚嫩
你认为我会想要一个渣渣跟在我身边吗
不过 你还行
我叫嘉德罗斯
在各个星球间穿梭 你愿意和我一同旅行吗

嗯?
我没事
世界第一的嘉德罗斯不会怕任何东西
你只要放心地跟在我身后就好
不会发生什么坏事的
如果有
他们找死

如果你被欺负了
我会怎么办
你被欺负了关我什么事
你就这么想知道吗
那我告诉你
我会很生气
而他们会断气

你知道野兽是怎么狩猎的吗
只要他们锁定了目标 就是
死亡也阻止不了他们的脚步
用一种锁定目标的眼神看向你
不来玩玩吗
狩猎游戏

不行
你不能来这里
这里太危险了
我只是不想让自己的猎物被别人杀死
只有我才可以杀死你
只有我

你还是跟来了
你明明只是一个废物
但是
你继续跟在我身后吧

没人可以嘲笑你
没人可以伤害你
他们没有那个资格
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你以为你自己一个人能变强吗
白日做梦
......
乖乖的 留在我身边 好吗

老老实实跟我组队
我保证你能过第一关
第二关是什么
你放心
什么坏事都不会发生
答应我
别闹

这场战斗很重要
特别特别重要
你是我的秘密武器哦
在这里只剩下我们之后
你就闭上眼睛
什么也不做
你就自由了
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

闭眼吧 小家伙
我好累 让我靠一会
把你的手放在我胸口
我可以亲你吗
现在,使用你的元力
放心 我可是很厉害的
我只是在锻炼你哦
以后要小心那些坏人
小心那些野兽
我,可能会离开你一阵子
不过,应该不会有人能伤害你
你再也不需要我了呢
小家伙 你好烦
现在 使用你的元力 然后我要一个人去旅行了
我会去你去不到的地方 可别嫉妒我哦

嘉德罗斯闭上了眼
痛觉没有传来

... ...

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
可能已经是沧海桑田过了几十, 几百,甚至几千几万年吧。
我的名字是嘉德罗斯,孤独地游记了几十,也可能几百个星球吧。



“你可真是,渣渣啊。”
“我爱你,晚安。”


文笔渣,但是很想把自己想到的写下来,谢谢你的阅读。